公大解行

嗨咯!我是解行呀!

一个自我介绍

    大家好,在这个号里,我语c的是解行,不是秦川。 你们可以把两个号看成两个不同的人,不要因为我大号是秦川就连着这个号一起骂谢谢@苦守寒窑十八年的宝钏 这是我的大号,主业更文,副业语c秦川,希望各位网友不要弄混

ps:语c是在不ooc的基础上延续他们的故事,一些过激言论基本是只是针对角色而非针对皮下的个人,所以语c反派的内心一定要强大,不要受太多干扰,你要想的应该是你c的那个角色听到这句话的反应,而不是带入自己。

一些理解,谢谢观看

@步重华 @严峫 @江停 @手无寸铁的杨媚媚 @小🐟 @是韩小梅不是韩梅梅啊😅 @上官曦月 @暂退⛔️ 

T:语个c(随意来

我直接给你一些吧,回去好好学习

T:假如发生了一件案子,而你做为嫌疑人被带到了警察局(尽量都会回)

“啊……我还真不知道啊警官姐姐,难不成是因为我诈尸了?”

黑暗里的兄弟


    我有一个躲在黑暗里的兄弟,我想把他拉出来。


      哈喽大家好!我叫解行,是一个……警方卧底。

      我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,但我知道我有一个温柔善良的母亲和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表兄。

     其实按照我自己的视角,这一路挺艰辛的。

      妈妈说,我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中缅边界那个战火纷飞的鬼地方,世世代代被迫扎根在罂粟花田里,活着的时候当牛做马,后就葬在罂粟花田边,成为那些摄人心魄的魔鬼的养料。

       毫无尊严。

       当时我年纪尚小,很多记忆都支离破碎地模糊在了脑海深处,只能通过母亲的描述一点一点慢慢将记忆拼凑。

       妈妈逃出了那个鬼地方,带着我。她常常对我念叨,说我站在阳光下读书的时候,我的表兄却在故乡受苦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我的表兄叫阿归,她离开前对阿归说过,要让他吹着风,唱着歌,高高兴兴地到没有罂粟花的国土和我一起上学,开开心心地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盼着,我也很想那个跟我长得很像的表兄。可是妈妈之后又去了好几次缅甸,但都没有找到阿归。妈妈红着双眼对我说,她害怕阿归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   几年后,妈妈得了癌症。

       那几年我正在备战高考,等我察觉到她的异常时,她已经是癌症晚期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她一直都瞒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她在临终前紧握着我的手,嘱咐我一定要找到阿归,然后带他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我应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高考填志愿的时候,我报考了中国公安大学。

       如果真的不能把哥带回来,那离他近一点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  

明天发篇文章试水一下

本人视角,第一人称《峥嵘》

我是解行,我诈尸了,来找我玩啊~